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1984 > “轻资产”的春雨医生布局线下诊所,是在重走莆田老路?

9
2015

“轻资产”的春雨医生布局线下诊所,是在重走莆田老路?

互联网医疗不是什么新鲜事,2014年美国的相同概念引爆之后,中国也有大批互联网公司和创业者涌入这个领域。开诊所同样不是什么新鲜事,即便不考虑众所周知的莆田系,卓正、美中宜和等线下诊所也已尝试多年。所以,当春雨医生号称2015年内要在50个城市开设300家诊所的时候,再乐观的人也很难认为互联网可以在对诊所这样既传统又沉重的医疗模式能够点石成金,更正常的怀疑是,所谓的“轻资产”诊所会不会是互联网医疗在重走莆田老路?

莆田系原始积累靠精准把握病人流量

莆田系医院现在已经是实力雄厚的资本大鳄,刘永好、冯仑这样传统商业领袖纷纷助力,现在的目标早已是大规模复制综合性三甲医院,绝非当年刷电线杆的“游医”可比。但是这样的实力毕竟来源于长期的积累,如果是根基不深的新入行者,最可能模仿当年莆田系崛起时“不择手段”的发展模式,而不是现在烧钱的土豪范儿。

那么莆田系当年是如何崛起的呢?最核心的做法是放弃提升投入大见效慢的医疗能力,专心贩卖病人流量。

90年代初,一无所有的莆田“游医”从刷电线杆开始,“老军医一针见效”的精准定位,自然可以吸引需要治疗难言之隐的病人。在掘到第一桶金之后,就开始寻找比电线杆更优质的病人流量,也就是承包医院科室,这个期间大量医院,尤其是“三不管”的军队医院成为吸引病人流量的金字招牌。

到了21世纪,承包医院科室受到政策严管,积累更为雄厚的莆田系成立大批专科医院,依靠广告轰炸吸引男科妇科、不孕不育、整形整容等医保范围之外的医疗需求,占据了全国民营医院的80%。客观来说,这个时候的莆田系医院已经远远不是20年前的“游医”可比,其中的领先者也将自身目标定在正规高效的医疗集团。

如果不考虑发展壮大过程中的乱象,现今一心做强的莆田系并非不可接受。现在的问题是,当积累不如莆田系的新玩家,同样自己开设诊所的时候,是和现在的莆田系一样以做强为目标,还是会把贩卖流量的莆田路重走一次?

对于年内要在50个城市开出300家诊所的春雨医生,让人担心不是在用互联网撬动轻资产诊所,而是用互联网更熟悉的流量生意重走莆田路。

所谓的“O+O”模式核心仍然是病人流量

春雨医生自己不认可“O2O”模式,而是将自己的线下诊所定位于弥补线上的不足,因而这样的模式被称为“O+O”,而不是从线上为线下导流量的“O2O”。

从目前公布的春雨诊所模式来看,合作医院提供硬件资源,春雨诊所提供医生管理,最核心的功能仍然是把春雨医生APP每天在线上积累的大量医疗需求引导至线下诊所中去。春雨医生的轻资产诊所本身并不会提供完整的医疗服务,而是更像提供导诊或分诊,最终利用其它医院的医疗资源满足病人的需求。在这样“线上健康档案→上咨询分诊→线下就医”的模式里,轻资产一定不会让患者有足够的安全感,而是更容易想起当年承包医院科室的莆田系。

回顾莆田系早年的发家史,当然可以指责种种不正规的地方,但无法否认这些医疗服务满足了用户需求——哪怕是非常糟糕的错误需求。线下轻资产诊所的“轻”,是相对于投资巨大的医院而言,对于追求规模效应和高速成长的互联网企业来说仍然非常“重”。当面临线下300家春雨诊所的成本硬约束,难以直接盈利的线上咨询就只能担负起为线下输送流量的任务,到时候还能说得清“O+O”和“O2O”吗?

哪些医院愿意花钱买流量?

虽然曾经有人对春雨医生APP上的医生资源的逆向淘汰有所怀疑,但据报道这次诊所中签约医生均为三甲医院副主任及主任医师,这点对于已经允许医生多点执业的地区并不难做到。问题是,哪些医院会与春雨诊所合作呢?当有人问及这个问题时,创始人张锐的回答是:

“愿意与春雨合作的医疗机构非常多,医院还要给我钱。”

如果还是认为这样的“O+O”模式并不涉及病人流量的话,这些愿意出钱的医疗机构真的非常让人担心。众所周知,中国的医疗市场畸形在于本应负责疑难杂症的三甲医院承担了基础医疗任务,金字塔顶端的三甲医院人满为患,二级以下医院却常常找不到足够的病人。在这样的前提下,三甲医院显然不需要春雨医院导流量,而需要病人的普通医院,能接得住因为三甲医院医生慕名而来的病人吗?

如果春雨诊所的医生仅仅发挥导诊的作用,那为什么不在搞清楚目标之后重回技术实力最强的三甲医院呢?愿意花钱请来春雨诊所的医院又靠什么把钱挣回来?此时最简单的解决方案恐怕还是重走莆田路。

出了医疗纠纷怎么办?

对于线下诊所的医疗纠纷,春雨医生创始人张锐同样非常乐观:

“在现在的合作模式清晰的情况下,医疗纠纷更容易界定,另外,还有保险公司兜底,这不是难题”。

这样的看法显然低估了当前医患矛盾的严重程度。

如果春雨诊所的线下医生只是导诊还好,真要有诊断治疗的过程,不可避免会有发生医疗纠纷的可能。尽管很多病人难以理解,但稍懂医学的人其实都知道——医生面对复杂的人体有多么无奈。简单说,即便医生全力以赴毫无过错,也完全可能发生病人莫名其妙辞世的悲剧。这个时候,即便医疗鉴定结果不是医疗事故,愤怒的病人家属和专业医闹,也很容易迫使医院采取大事化小的默认态度,春雨诊所在处理医患矛盾时将处于比国有三甲医院更弱势的地位,不可能不是难题。

想要解决这个难题,最佳的解决办法仍然是莆田系当年的道路,即避开外科等有风险的医疗领域,集中于男科妇科、不孕不育、整形整容等低风险高收费领域。这样的医疗是很好的生意,可是对医疗资源整体匮乏且扭曲的中国而言起不到决定性作用。

医疗领域之扭曲艰难,恐怕超出中国互联网企业曾经遇到的所有细分市场。几乎所有人都对现行医疗体系不满,可面对规模越来越大的三甲医院,高技术和低价格的畸形组合让擅长颠覆供给的互联网模式近乎无计可施。在这个有太多地方需要理顺的扭曲市场里,互联网公司的技术优势恐怕并不是多开几家线下的实体诊所。

欢迎关注作者的微信公众号理财实验室(微信号:MoneyLab)

推荐 3

总访问量:博主简介

康宁1984 康宁1984

银行职员,虎嗅网作者

个人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