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1984 > 从“中产阶级”到“中间群体”

25
2018

从“中产阶级”到“中间群体”

“中产阶级”这个词在国内已经彻底烂掉了。一方面,“阶级”这个词本来麻烦事多,能不用就不用;另一方面,中国最富有的一个群体拼了命的渲染“中产阶级”的危机感,已经折腾到荒唐可笑的地步。
 
比如下面这条,就在微博上引起好多人的共鸣:
年收入50万元人民币、无负债资产1000万元人民币,这放到美国也是标准的百万富翁,但在这里被渲染成刚刚够生活的“中产阶级”,似乎每个人都该有资格试试这个标准。
 
毫无问题,工薪阶层的生活很苦,房贷压力很大,吃喝拉撒成本都很高,教育和医疗更是压力山大。可如果还打算留在这个国家生活,还是需要仔细想想自己的处境:不要只看庞大的总人数,而是仔细算算比例,这个国家到底有多少富人和穷人。
 
咱们先说好,这篇文章解决不了什么具体问题,只是一起看看具体的处境,应该可以放弃些不切实际的幻想。
 
上周(9月14日)的时候,发改委开了《促进“中间群体”增收专题座谈会》。
这次会议被很多大小媒体以及个人账号转载了,微博上各种风凉话自然也少不了。重点就是这个“中间群体”到底怎么划分。
 
其实标准很简单,就是全体中国人按照收入高低分成5份,除了收入最高和收入最低的两个20%,剩下的60%都是“中间群体”。如下图所示:
这里的“人均可支配收入”是按照家庭计算的,并且包括除工资以外的各种财产收入。全中国最富的20%,人均可支配收入大约6.5万元。
 
由于中国的收入差距比较大,平均数一般都是大于中位数的。如果一个三口之家,工资、理财等所有收入加在一起每年有20万元,那么基本可以肯定已经是中国最富有的10%。
 
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7全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5974元/年,中位数为22408元/年。
 
低收入组人均可支配收入5958元/年;
 
中等偏下收入组人均可支配收入13843元/年;
 
中等收入组人均可支配收入22495元/年;
 
中等偏上收入组人均可支配收入34547元/年;
 
高收入组人均可支配收入64934元/年。
 
你没看错,单位都是“年”,不是“月”。
 
正好处在50%中间的那个人,一年的可支配收入只有2.2万元,平均不到每月2000元。全国平均数是2.6万元,每月也不到2200元。
 
按照平均数高于中位数估算,一对小夫妻各自年薪10万,外加有点理财收入,哪怕有一个孩子且背着房贷,也能迈入全中国收入最高的10%——尽管他前面还有将近1.5亿更有钱的人。
 
面对这样的收入结构,这篇文章不想聊焦虑不焦虑的问题。关于最近很多人关心的国际大事,咱们可以站到另一个角度去考虑:你感觉收入排在中间那60%的中国人,该不该满足现在这点收入。
 
答案当然是不该满足。如果真正的“中间群体”日子过不好,顶端那20%的“中产阶级”根本不可能有安稳日子。
 
美国市场之所以是全球最重要的市场,就是因为中间这60%的美国人有很强大的消费能力。这些人日子过得也挺紧张,但是几乎家家有车,可以去沃尔玛超市购物,还能用得起苹果手机。
 
相比之下,人口超过13亿的中国市场,其实只有头部那三四亿人具有类似的消费能力。包括最近十来年中国的汽车消费、电影票房等市场总量渐渐起来,主要也是靠中间那60%的消费能力提升,中国市场才真正成为一个“大”市场。
 
那中间这60%的中国人该怎么增加收入呢?从三大产业看,农业肯定指望不上,只能靠工业和服务业。
 
先说服务业。必须有能挣回钱来的产业,光靠大家互相提供服务肯定还是穷日子。也就是说,要么像中东那样大量出口自然资源,要么像美国那样掌握工业的高端部分,否则就算搞成马尔代夫那样的全球旅游胜地,大部分还是要过穷日子,前提还得是小国寡民人口不多。
 
接下来看工业。如果只靠低端工业,哪怕付出环境污染和低劳保的代价,能提供的收入增长仍然有限。现在的中国的平均收入水平不算高,已经干成了世界工厂,一方面找不到更大的市场去消化这些工业品,另一方面成本更低的国家开始跟中国工厂抢饭碗。想靠工业继续增加收入,不仅要从低端努力向上爬到中高端,还需要上下通吃保住产业链的控制权。
 
实际上美国在做的事情跟咱们差不多,都是想让“中间群体”的日子更好过些。
 
当然啦,美国手里的牌更好。虽然美国的GDP构成里服务业占比超过80%,但手里的两个优势仍然独步全球:1. 农业和自然资源强的一塌糊涂,粮食和石油天然气全部可以大量出口;2. 高端工业仍然在自己手里,只不过资本家把那些能吸收最多劳动力的工厂搬到国外去了。
 
两个产业已经定型的国家更容易互相妥协。就是利益交换嘛,两边都清楚交换好的利益,基本不太可能哪边突然绝地翻盘。比如曾经有一个国家哀叹自己做1亿件衬衣才能换1架飞机,只要你肯老老实实一直做衬衣,很多妥协就容易做,最怕衬衣做着做着突然又跑去做飞机了。
 
现在一边想从高往低上下通吃,另一边想从低往高上下通吃,这种碰撞真的很难妥协。
 
跟朋友聊到未来的时候,如果找不到什么乐观理由,就会开玩笑说“赌国运”。至于“赌国运”到底是赌啥,可以有各种标准。
 
我认为最重要的标志还是占据中间收入那60%的“中间群体”,能不能像现在收入最高那20%的“中产阶级”那样,有足够消费能力去享受现代化的生活。
 
占据中间收入那60%的“中间群体”才是国运。
 
推荐 10

总访问量:博主简介

康宁1984 康宁1984

银行职员,虎嗅网作者

个人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