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1984 > 想做普惠金融,京东和媒体都别怕把手弄脏
十二
19
2014

想做普惠金融,京东和媒体都别怕把手弄脏

欣闻2006年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穷人的银行家”尤努斯先生再次来到中国,普惠金融代表的格莱珉银行与京东强强合作,刘强东成为格莱珉中国董事。对此首先要表态,这绝对是一件好事,中国的贫困农村地区太缺乏金融服务了,任何增加供给的行为都值得鼓励。

可是我对网上乐观的评论和解读始终感觉不对头。对于中国的现实问题我有一个自己坚信却没什么根据的偏见:由于在经济发展中长期找软柿子捏,皆大欢喜的小难题已经解决得差不多了,现在任何试图让所有人开心的简单方案极有可能只是脱离实际的空想。

普惠金融比我们想象得要难

具体到这次尤努斯与刘强东的合作,普惠金融面临的任务真的那么容易吗?目前的评论一片乐观,“穷人的银行家”尤努斯创办的格莱珉银行先进模式,与中国创造力最旺盛的互联网企业联手,立刻可以改善中国农村地区糟糕的金融环境。既然这么简单,为什么难题会一直拖到现在还没有解决?

2005年是联合国设立的“小额信贷年”,其中倡导的“inclusive financial system”被翻译成日后出现在十八届三中全会决议的“普惠金融”。创立格莱珉银行的尤努斯在2006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小额信贷的风头更是一时无两,国内出现很多效仿尤努斯的个人和机构,中国人最早的普惠金融尝试甚至可以追溯到茅于轼先生始于1993年在山西临县湍水头镇的借贷项目。从2006年到2014年,八年过去了,现在面临的问题和之前仍然差不多,显然这八年时间并没有解决农村金融这个难题。是尤努斯的模式不成熟?还是之前献身普惠金融的人和机构不努力?金融终究是要靠总量说话的领域,小规模试点再成功,如果无法扩大规模,也对整体局面影响有限。

我认为,京东做普惠金融面临的困难比先行者丝毫不少,如果不能把困难估计得更充分一点,很有可能像2006年左右的普惠金融风潮一样,成功小案例一大把,整体问题却没解决。

要解决这些问题,最重要的是别怕把手弄脏。这里“把手弄脏”的含义有两个,一个对做事的京东,另一个对旁观的媒体。

京东:要像做配送一样去做脏活累活

对于做事的京东而言,想靠金融手段撬动农村地区客户要做很多脏活和累活。就算是线上极为成功的模式,也有可能在线下一团糟。如果把全体中国人近三十年的生活比作一场马拉松长跑,那么队伍中最前排的人已经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了十几年,北上广这些大城市的经济实力和互联网环境已经整体上不输于任何发达国家,电商等领域甚至领先全球;而队伍中最后排的人们早已无力跟上大部队前进,以国家统计局2013年数据为例,全年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为8896元——注意这是一年不是一个月,而且还是比2012年增长12.4%的结果。

去除东南沿海发达农村和城中村拆迁暴富的特例,收入极低的农民群体才是这个社会的真相,对于他们来说真正有效脱贫的手段很可能是进城打工,而不是更符合城里人利益诉求的回乡创业。面对这样的群体,互联网真的有效吗?大数据还真的管用吗?我很怀疑在这个时候用互联网金融忽悠的人,包括那些甚至急于提出“互联网农村金融”的写手,是不是把东南沿海已经形成产业集群的农村地区当成中西部常态了。

所以我希望京东在做普惠金融这件事的时候,不要怕把自己的手弄脏,踏踏实实像建立京东自己的配送体系一样去做脏活累活,不要指望用什么劳什子大数据一步到位解决农村信贷难题,更别听风折腾什么“互联网农村金融”,任务比看上去要艰巨得多,即便只能实现小规模成功仍然有很高现实意义。

媒体:农村金融生态不是桃花源

对于围观京东做普惠金融的媒体们,我真心恳求大家不要把这件事往道德高地上引。更苛刻的道德诉求不仅是捧杀京东,更会伤害其它正在做事的人。在城市里住久的人,总对农村地区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认为那里山清水秀民风淳朴,恨不得每一个村庄都是可以让他们逃离喧嚣城市的桃花源,一旦发现农村的人和景致开始城市化立马痛不欲生哀叹人心不古。这种想法真是装外宾装太久把自己也骗过去了。

平均收入越低的穷人,对生存资源的竞争就越激烈。武汉刚刚发生的恶性事件中,两家贷款公司的业务员在争执中动刀子直接捅死一人。是这些业务员毫无道德穷凶极恶吗?当然不是。这些底层业务员的收入可能只有两三千元,为了生存必须拼尽全力,否则离开这个行业连这点薪水都难以保住。再想想全国农村地区每年人均8896元的纯收入,想改变这样严重的贫富差距需要强大的执行力,这个过程中会有很多让崇尚道德之士看起来不舒服的“脏事”。

例如,在盛赞京东践行普惠金融的文章中,都小心避开了利率这个敏感话题。刘强东在中国证券报的报道中已经说过了,京东白条给农民提供的贷款利率是30%。看到这个数字,肯定立刻有很多担心农民被剥削的人开始心碎了。对这样的人,我们要进一步告诉他,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尤努斯的格莱珉银行贷款利率也在20%以上。

真正为农村和农民好的媒体,这个时候不要怕把自己的手弄脏,应该大声赞美30%的贷款利率。这个利率高不高?确实高,比政府贴息的银行贷款高太多了,可利率低的钱借不到又有什么用呢?刘强东在谈及30%贷款利率的时候也说到,当地民间借贷的利率是60%,比京东贷款利率还要高上一倍。利率30%的京东贷款再不符合道德诉求,也为农民多了一个借钱渠道的选择,而多一个选择总是好过少一个选择。否则的话,用道德打压利率30%的京东贷款,等于是帮助利率60%民间借贷,属于道德婊的伪善。

总而言之,想做普惠金融就别怕把手弄脏。在普惠金融这个难题面前,京东和格莱珉的尝试究竟能走多远很难说,但我相信京东商城连续翻番超常规发展的互联网奇迹不会在农村金融领域重演。即便如此,由互联网公司率先与格莱珉银行合作,不管成果大小仍然是值得骄傲的事件,即便为了跟风也希望能有越来越多的互联网公司加入进来为降低贫富差距而努力。

欢迎关注作者的微信公众号理财实验室(微信号:MoneyLab)

推荐 3

总访问量:博主简介

康宁1984 康宁1984

银行职员,虎嗅网作者

个人分类

最新评论